与子成说

戳这里👉
我是一只自暴自弃的鸽子
只会画儿童画+想写文可是除了沙雕什么都写不出来
D5:杰佣,欺诈,园医,冲撞,鹿幸,蝶盲,蜘机,黄冒,厂律,反正无腐不欢。杰佣超好吃!
漫威:锤基,铁虫,盾冬,幻红,锤基女孩永不言弃!

良作无人啊!

物沼ECHO:

画师:物沼ECHOBGM : MY FIRST STORY - Home这是up和物沼太太合作过最长的一个手书

请大家文明观看,遵守弹幕礼仪,好好地看简介诺,还有…急需一个野生字幕君!!!!!

囚笼。

语c群里的自戏发出来混个更(噗)
我怕是对自戏有什么误会。。。
没分小节糊成一团预警
奈布死亡预警
求各位大佬评价
小红心小蓝手有吗少年?(勾手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变得模糊,眼前的环境都渐渐虚化。脖颈间冰凉的金属触感瞬间让我清醒。耳朵里早已感觉不到痛了,两个耳膜早已被捅破,早已感觉不到温热的血流。被关在这里多久了?不知道。只是我不用照镜子都知道,自己现在一定是满脸暗红色凝固的血液、伤痕累累、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。)【尽管每微微动一下,浑身的伤口就刀割一般疼,还是扯出一丝最叛逆最无情的笑】喂,又来了吗?——嗤,还真是精心准备了一次啊,连指刀都戴上了。怎么,你还怕我会威胁到你的生命吗?真不知道是谁把我关在这儿的?真是讽刺极了。(脖子上冰冷的刀刃骤然向皮肤紧逼,僵硬了一会儿,竟然松开了。那人脱下面具,随意一丢。我听不见面具被他丢进一滩污水——可能是污血和泥水的混合——的扑通声,但是我能看见他的头颓然垂下来,用手抱住头,嘴唇轻轻振动,我能读懂唇语,我知道,他说的是“我做不到”)【压抑的情绪掩盖不住了,突然用力摇动锈迹斑斑的铁链,疯狂哭喊】去你妈的做不到!是谁把我做为战利品,关在耻辱的囚笼里,然后骑着高头大马,拖着我游行!是谁把我锁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,捅穿我的耳朵,打断我的双腿,每天以胜利者的姿态高高在上地来我面前,嘲讽我,鞭打我,折辱我?是你!是你!呵!高贵的猎人,玩够了吗?【因为疼痛和情绪激动,身体不自觉地颤抖,不得不先停下,非常狼狈地喘着粗气】(静下来,才发现,那人什么时候就已泪流满面。地下室真昏暗,我不是明明已经习惯了这种亮度了吗?为何此时又看不清他的脸…那人颤栗着举起他的双手。)终于准备好了吗?来啊,冷血杀手,你是打算开膛破肚,还是一刀了事?(他的手轻抚上我的脸颊,温柔地来回摩挲)【愣了一下,瞬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,眼泪没骨气地涌了出来】你…(呵…你终究还是下不去手么…想不到啊…那你着无数个日日夜夜做的又算什么…)【右手握住那人左手的指刀,把拇指的指刀卡在自己的颈动脉处】你个懦夫。来啊!来啊!【左手掐住那人的肩膀,使劲摇晃】醒醒吧你!你是猎人,我是猎物,你却不敢杀我?垃圾!懦夫!无能!(那人只是拼命摇头,我看不见他的嘴形,但他一定是在反复地说着什么。他尝试着拔出指刀,但是我不是哪里来的力气攥得紧紧的,他拔不出来)【停下摇晃他的动作,大声地喘息。泪珠不停地掉落,甚至在被硬生生打断双腿时我都没掉一滴眼泪,可现在泪水却无声地流淌,流成了汪洋大海】我知道了…你做不到的对吧…【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,然后又是漫长的无声】喂…【突然也伸出空着的左手抚上他的脸庞】喂…别哭了…(那人突然浑身抖动了一下,然后抬起头又惊喜又激动又哀怨地看着我,然后,我看到他的嘴形,他在轻轻唤我——“奈布…”)嗯…【勾起一抹笑容,温柔地看着他】(他想拔出左手,尝试着拥抱我,我又攥了攥,没有松手)别动…好了。现在,可以给我一个拥抱么?(他现在的眼神里全是惊喜了,然后,他小心翼翼地揽住我破败的身体,触碰到我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很剧烈地震动了一下。我们就这样抱着,谁也不松开谁。泪水流干了,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。)喂,你知道么…【突然在他耳边轻轻地说,然后稍稍使劲推开他,右手还攥着他的指刀】我…我早就原谅你了。而且…【抬眼,盯着他的眼睛】杰克,我爱你。【最后一眼,一个深呼吸,右手突然使劲,冰冷的刀刃划过自己的脖子。鲜血喷薄而出…视野里出现了他惊恐的面容,他的瞳孔瞬间放大,他哭喊着,而我的视野逐渐黑暗。】(嘁,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吧…真冷啊…杰克,希望没有我,你会更快乐…)

桥(1~4,含部分5)


来一波预告
咕咕咕咕咕

为什么一写到qio克就不由自主沙雕哇啊啊啊!

Loki的女友:

make loki great again!

桃夭爱熊猫:

我没有办法翻墙,所以只能做到宣传扩散这件事,请能够翻墙的同好们救救Loki,救救小王子,即使希望很渺茫但是也必须要挣扎,不然就真的没有任何可能性了。
求求你们帮帮忙。


泪光。(下半段)
#锤基。不存在BE,因为全文都是大写加粗的刀。
#妇联三剧情。有点ooc?
#一本正经地神tm抒情。
#loki第一人称。
#再重申一遍,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刀,能死的那种。
#还有什么想不起来了,先这样吧。

接昨天的。
小短篇终于肝完了
昨天晚上脑袋里刀子飞来飞去睡不着
高铁码字呜啦啦
感觉特别玛丽苏呃呃
不管了反正没人气(自欺欺人
还是打游戏更快乐!求轻虐。

妈耶抖抖索索地
悄咪咪发一下
幼儿园肤浅文笔
低配备忘录噗哈哈
千万别有人看见
辣眼睛
全程瞎tm抒情
求轻虐
还没写完,溜了先。
(xswl)

【杰佣】Nursery rhymes and canary

快活啊我爱这个刀!就是这样的!快活!
太太咋这么谦虚呢!是让人吹爆的存在啊!
疯了疯了
旋转升天
安详

清花吸到舒肤佳了吗:

扫雷预警
给小天使@L·O·K·I·R·I·P 的百flo点梗
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出来那种刀里带糖的感觉呜呜呜
结局BE
背景设定在18世纪
无脑ooc,文笔渣,bug巨多
我流男爵杰X我流杀手佣



    “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,falling down,falling down.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,my fair lady.*”他把男人带到二楼的“卧房”,穿着不合脚的皮鞋踩出反复练习过的招摇步伐。
    “你喜欢唱歌?”男人突然发问,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分了心,腐朽了一大半的地板发出难听的吱呀声。“是的,我喜欢,先生,如果您喜欢听的话我还会更多。”他小心斟酌着用词,生怕被看出一点破绽。
    “继续唱。”男人似乎没起疑心,他暗自松了口气,很快便调匀了呼吸,学着那些女人们的尖细音调,“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,wood and clay,wood and clay.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,my fair lady.”
    “转过第二个转角之后最里面的房间,”他想起委托人的话,“枕头底下有把匕首,不用担心,他肯定喜欢你这样的。”
    于是他抢在男人的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之前拉开门,太久没人清扫的房梁上落下一大团灰,床倒是干净的像新做的,铺着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软垫和丝绸。“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,wash away,wash away.”他在男人进门之前悄悄把那团灰踢到角落去,‘不要停止唱歌,’这是委托人的第二个要求,‘除非他说了让你停下。’
    在男人褪下他衣服的时候他依旧在唱,在他仰面倒在床上的时候他依旧在唱,常年拿着武器的手上有层茧,而男人摘掉他手套的时间足够他把匕首拿出来。他的左手小心的探到枕头底下,触摸到了一小片冰凉的金属,运气真背,是刀刃。
    “名字?”他听到男人问,一个冰凉的吻落在他肩上。
    “约翰,先生。”他报出事先商量好的假名字,指尖碰到了同样冰冷的铁质刀把,现在那把匕首完全握在他手里,只等一个最好的时机被亮出来。
    “你可以喊我杰克。”男人看起来打算进行下一步动作,“你喜欢先从哪开始?”
    “哪都可以,先生。”他感觉到指尖逐渐变得冰冷,而匕首却变得温热,像是吸收了他的全部温度,“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.”他小声唱,装出一副沉浸在情/欲里的模样,现在这个角度能一下划开那个恶心家伙的脖子,他这样想,然后在出刀的一瞬间被抓住了手腕。

    “是谁雇佣的你?”场景切换到华美甚至显得失真的庄园。
    “您早就猜到了,杰克先生。”手腕上的锁链哗哗作响,奈布昂头看向坐在对面的杰克,眼睛里没有一点恐惧和惊慌。
    “我只是想再听一遍答案而已,是谁雇佣的你?”杰克又重复了一遍问题,声音里带了点不耐烦。
    “您要听我唱歌吗?那当然没问题。”他刻意晃着手腕,用那声音来当伴奏,几天没喝水的嗓子干哑的像是在锯木头。
    “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,will not stay,will not stay.”
    “停下。”
    “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,my fair lady.”
    “我叫你停下,”他看到杰克站起身,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“你唱的不错,我要把你留下来。”

    ‘主人养了只金丝雀,’仆人们口口相传。
    ‘那鸟儿穿的是普通鸟儿一辈子也穿不上的华丽长袍,吃的是普通鸟儿一辈子也吃不起的上等白面包。’
    ‘他只为主人一个人而鸣叫。’

    “你有爱人吗?”杰克把精致的糕点推到他眼前,“或者说,你对什么人动过心吗?”
    “我们还不算爱人,但我知道我一定会找到他。”奈布拿起精致的银勺,“他现在肯定不在英格兰,如果在的话也一定没有爵位。”
    “为什么这么确定?”杰克看起来对他说的话十分惊奇,“英格兰有爵位的人比你想的要多很多。”
    “英格兰的穷人也比你想的要多很多,”他没有对把手里的糕点屑直接抖在地毯上表示半点歉意,“可我还从没听说过哪的穷人落得了好,而如果他有了爵位,人民一定会拥戴他。”

    ‘主人一定要从金丝雀口中得知是谁要杀他,’仆人们窃窃私语。
    ‘可那鸟儿哑了嗓,一连三天没吃东西没喝水。’
    ‘主人都要气疯了。’

    “你会告诉我是谁要杀我吗?”杰克把披风盖在他身上。
    “你会放我走吗?”他抓住男爵的手,“我还想继续去找他。”
    “只要你告诉我是谁要杀我。”
    “那没那么重要。”
    “可这‘没那么重要’的事情是你的唯一出路。”
    “我只对我的爱人坦诚。”他松开了手,把对他而言过于宽大的披风拉到眼睛底下的位置。
    “那就把我当成你的爱人。”杰克把披风又往下拽了拽,现在这块厚实布料位于他的下巴处。
    “你会爱我吗?”他凑过去吻他,披风掉到了地毯上。
    “只要你告诉我是谁要杀我。”

    ‘金丝雀又叫了起来,声音比任何一次都要婉转动听,’仆人们交头接耳。
    ‘它得到了更漂亮的笼子和更华美的衣裳。’
    ‘可主人正打算着把它杀掉。’

    他走向绞刑架,仿佛到了那里就能升上天堂,而身上戴着的镣铐是镶满宝石的翅膀。“Baa baa black sheep have you any wool?*”在那绳圈套住他脖子的时候他这样唱,那是‘他’教给他的第一首歌,当他说他以后要去当一位骑士的时候。“奈布,”他还记得那句话,“等我有了爵位,一定会派人在城门口分发面包,不会再有人挨饿,而你会成为我的第一骑士。”
    “Yes,sir,yes,sir,three bags full.”行刑手停下了动作,他在等待杰克的指示,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男爵表情上的松动。
    “One for the master,and one for the game.”杰克挥下了手,绞索开始勒紧,他的脸上却并未显出任何痛苦的神色。
    “And one for the little boy.”他挣扎着想把这首歌唱完,可是肺叶中的空气还是流失的一点不剩,人们只是看到他的腿无力的踢蹬了几下,就再也不动了。
    “这首歌也是你教他唱的?”杰克看向地上跪着的女人,“你调查我竟能调查的这么仔细?”
    “不,我只教过他一首。”女人惊恐的抱住头,在杰克的注视下几乎缩成一团,“都是那些人筹划的,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,求您放过我!”
    “能找到这么像的你也是费了不少功夫,”杰克向行刑手使了个颜色,女人哭喊着被挂上了绞架,而原先上面的那具尸体被放了下来,像块破布似的被扔在木板车上。
    “找到了?”男爵看向骑马而来的副官。
    “我们翻遍了骑士团的所有名录,”副官连气都喘不匀,“没有叫奈布•萨贝达的人存在。”
    “Who lives down the lane.”男爵笑着唱,副官没有听清楚,他正忙于把脸上的汗擦干净。
    “那他一定不在英格兰,再去欧洲找找看。”

*1是一首非常知名的传统童谣,全名是《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》「伦敦桥要倒了」本文选的是1951年版本,私设那时就有这个版本了。【详见百度百科「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」】
*2《Baa,Baa,Black Sheep》「黑绵羊咩咩叫」一首英语童谣,最早的版本可追溯至1731年。【详见百度百科「黑绵羊咩咩叫」】

大家好我是肝疼的清花
首先对百flo福利码到200flo才码出来表示抱歉
我个人没产过杰佣粮又不会写刀子,脑子里也没什么虐梗,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个,希望小天使不要嫌弃我呜呜呜
但如果有小可爱喜欢我的沙雕ooc意识流
请点喜欢!点推荐!点关注!(杰佣only的小可爱就不需要点关注了我是个主产杰右的)
然后另起一行求评论!!!
你们的喜欢是我最大的动力了!
啾!

突然被que
赤鸡
是哪个小天使
听这口吻…………!

醉里.树皇.挑灯:

摸了D5最喜欢的几对cp(喂是一对吧!)

@梦回吹角  @臧否 发了发了

@L·O·K·I·R·I·P 不知道我关注了刺客哥那么久,他有没有认出我,偷偷圈一下_(:з」∠)_

糖醋小萌比:

谢谢小可爱的表白!也爱你呀~
昨天我就很惊喜了,我没想过我这种低人气的萌新能收到表白墙的艾特,今天又有表白,感动!真是无以为报,请收下我今后一篇篇的文吧!

第五人格表白墙:

1811
表白人: @L·O·K·I·R·I·P
被表白人: @清花吸到舒肤佳了吗  @糖醋小萌比

咳咳咳咳咳咳咳
我来 宣群辣
被老福特吞了两次
我干脆发文字吧
真难受鸭
咳咳咳
第五人格语C群。招人!
Q群号794664412。欢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