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子成说

戳这里👉
我是一只自暴自弃的鸽子
只会画儿童画+想写文可是除了沙雕什么都写不出来
D5:杰佣,欺诈,园医,冲撞,鹿幸,蝶盲,蜘机,黄冒,厂律,反正无腐不欢。杰佣超好吃!
漫威:锤基,铁虫,盾冬,幻红,锤基女孩永不言弃!

囚笼。

语c群里的自戏发出来混个更(噗)
我怕是对自戏有什么误会。。。
没分小节糊成一团预警
奈布死亡预警
求各位大佬评价
小红心小蓝手有吗少年?(勾手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变得模糊,眼前的环境都渐渐虚化。脖颈间冰凉的金属触感瞬间让我清醒。耳朵里早已感觉不到痛了,两个耳膜早已被捅破,早已感觉不到温热的血流。被关在这里多久了?不知道。只是我不用照镜子都知道,自己现在一定是满脸暗红色凝固的血液、伤痕累累、灰头土脸的狼狈样子。)【尽管每微微动一下,浑身的伤口就刀割一般疼,还是扯出一丝最叛逆最无情的笑】喂,又来了吗?——嗤,还真是精心准备了一次啊,连指刀都戴上了。怎么,你还怕我会威胁到你的生命吗?真不知道是谁把我关在这儿的?真是讽刺极了。(脖子上冰冷的刀刃骤然向皮肤紧逼,僵硬了一会儿,竟然松开了。那人脱下面具,随意一丢。我听不见面具被他丢进一滩污水——可能是污血和泥水的混合——的扑通声,但是我能看见他的头颓然垂下来,用手抱住头,嘴唇轻轻振动,我能读懂唇语,我知道,他说的是“我做不到”)【压抑的情绪掩盖不住了,突然用力摇动锈迹斑斑的铁链,疯狂哭喊】去你妈的做不到!是谁把我做为战利品,关在耻辱的囚笼里,然后骑着高头大马,拖着我游行!是谁把我锁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,捅穿我的耳朵,打断我的双腿,每天以胜利者的姿态高高在上地来我面前,嘲讽我,鞭打我,折辱我?是你!是你!呵!高贵的猎人,玩够了吗?【因为疼痛和情绪激动,身体不自觉地颤抖,不得不先停下,非常狼狈地喘着粗气】(静下来,才发现,那人什么时候就已泪流满面。地下室真昏暗,我不是明明已经习惯了这种亮度了吗?为何此时又看不清他的脸…那人颤栗着举起他的双手。)终于准备好了吗?来啊,冷血杀手,你是打算开膛破肚,还是一刀了事?(他的手轻抚上我的脸颊,温柔地来回摩挲)【愣了一下,瞬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,眼泪没骨气地涌了出来】你…(呵…你终究还是下不去手么…想不到啊…那你着无数个日日夜夜做的又算什么…)【右手握住那人左手的指刀,把拇指的指刀卡在自己的颈动脉处】你个懦夫。来啊!来啊!【左手掐住那人的肩膀,使劲摇晃】醒醒吧你!你是猎人,我是猎物,你却不敢杀我?垃圾!懦夫!无能!(那人只是拼命摇头,我看不见他的嘴形,但他一定是在反复地说着什么。他尝试着拔出指刀,但是我不是哪里来的力气攥得紧紧的,他拔不出来)【停下摇晃他的动作,大声地喘息。泪珠不停地掉落,甚至在被硬生生打断双腿时我都没掉一滴眼泪,可现在泪水却无声地流淌,流成了汪洋大海】我知道了…你做不到的对吧…【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,然后又是漫长的无声】喂…【突然也伸出空着的左手抚上他的脸庞】喂…别哭了…(那人突然浑身抖动了一下,然后抬起头又惊喜又激动又哀怨地看着我,然后,我看到他的嘴形,他在轻轻唤我——“奈布…”)嗯…【勾起一抹笑容,温柔地看着他】(他想拔出左手,尝试着拥抱我,我又攥了攥,没有松手)别动…好了。现在,可以给我一个拥抱么?(他现在的眼神里全是惊喜了,然后,他小心翼翼地揽住我破败的身体,触碰到我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很剧烈地震动了一下。我们就这样抱着,谁也不松开谁。泪水流干了,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。)喂,你知道么…【突然在他耳边轻轻地说,然后稍稍使劲推开他,右手还攥着他的指刀】我…我早就原谅你了。而且…【抬眼,盯着他的眼睛】杰克,我爱你。【最后一眼,一个深呼吸,右手突然使劲,冰冷的刀刃划过自己的脖子。鲜血喷薄而出…视野里出现了他惊恐的面容,他的瞳孔瞬间放大,他哭喊着,而我的视野逐渐黑暗。】(嘁,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吧…真冷啊…杰克,希望没有我,你会更快乐…)

评论

热度(9)